新聞中心
裝備新聞EQUIPMENT NEWS
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裝備新聞

見字如面(三)|來自印尼和塞內加爾的思念

發布時間:2020/06/14  作者:  來源:裝備官網  訪問次數:

      華微風,中國能建葛洲壩裝備公司能源重工印尼package V 100MW電站項目商務經理,從事項目執行工作。
  
  先生并吾子:
  見信如晤。
  初春已過,盛夏將至,離家久矣,近無恙耶?
  自去歲十月離鄉,光陰荏苒,已八個月有余。
  因疫情之故,暫滯于此,唯有安忍,日日小心,盼瘟神早去,方能歸矣。
  當前之疫,唯吾中國能舉國之力,迅速控制疫情,泱泱大國之力,世界矚目。汝二人在國內,我甚是放心,幸甚,幸甚。
  近些年來,我多出國,家中之事,全部仰仗先生。而先生一直無怨,默默給與支持。我心中懂得,甚是感激。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,相濡以沫,風雨夫妻,唯有感恩。
  吾子自幼聰慧,性格溫和良善。我乃一粗心之母親,并不像別的母親那樣細心照顧子女。吾子之自立、自律、自明、自理,時常讓我自慚,覺得自己并不合格為人母。然我愛子之心,并無稍減,惟盼吾子開心、健康、順利,一切滿愿。
  待得疫情消弭,陌上花開,可緩緩歸矣。


微風

 
 陳清喜,中國能建葛洲壩裝備公司能源重工國際一部副總經理,現在塞內加爾進行項目談判工作。

 
  煥:

  想不到時隔十幾年后會再次與你書信。還記得我們第一次正式寫信是大學一年級的時候吧,彼時你我異地讀書,每隔一兩周我便會收到一封沉甸甸的書信,鼓鼓的。同學看到便開玩笑說,里面怕不會是現金吧?一晃眼這么多年過去了,那一沓沓的信安靜的躺在柜子的某個角落,里面藏著你我共同的記憶,還有青春年少的味道。我想就讓它們安靜的待著吧,等我們老了后再一封一封打開看,也許會別有一番感覺,是會哭還是會笑,暫且留個懸念吧。
  2016年年初答應你今后不會繼續在國外常駐了,結果那年加起來在國外待了將近9個月。這3年多以來是你我高中畢業后在一起相處的最長時間了吧,嗯,差不多是的。這次原本計劃的短期出差,由于疫情的緣故暫時還滯留在國外。今年閏四月,加上陽歷,你說我可以過3個生日,我慌忙打斷你,開玩笑說,“可別,一下子讓我老三歲我可吃虧”。上個月你發朋友圈說希望我第二個生日的時候可以回國,嗯,現在第三個生日都過去一周多了。你留言說,“食言者肥”,恐怕要讓你失望了。在這邊我每天早晚兩次鍛煉,估計是肥不了了,哈哈。
  我在這邊一切都好,代表處和公司領導、同事們給予我很大的關懷和幫助,勿多惦念。倒是你,在京一個人上班,一個人吃飯,一個人周末......雖然你比我想象的更獨立和堅強,但還是要多加注意,相信疫情很快就過去,這邊估計不久就會通航了。有首詩說“這次我離開你,是風,是雨,是夜晚;你笑了笑,我擺一擺手,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”我給它改改:“你笑了笑,我招一招手,一條相聚的路便展向兩頭了......“

喜哥 于達喀爾


广东福彩网_安全购彩